驻村工作日记之三-----乡村里的爱情故事

来源:市科技馆作者:王兆永发布时间:2018-10-08 08:50:31点击数:

    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

    八月十二的晚上,月光已经是非常的明亮,忙碌了一天的村里人,晚上仍然在月光下劳作。房东老汉老俩口,借着月光在剥玉米皮,我也走过来搭把手,于是聊起了家常。老汉是个非常朴实勤劳的庄稼汉子,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,农活干的很漂亮,各种农机使用、维修都是小菜一碟,休息一天,他就感到是对生命的浪费,村里大事小节的都来请他当掌勺厨师,因为他在家里排行老四,又热心助人,被亲切称为“四哥”。闲聊中四嫂谈到老汉今晚接了一个电话,时长得半个小时,老汉笑着急忙否认,哪里有那么长时间。再一聊引出一段尘封已久的爱情故事。

    应该是文革时期,村里也来了一位驻村刘姓干部,据说是犯了什么错误,下放改造的,在村里住了大概十年吧,反正时间很长,村里人才不管他犯的什么错,热情的接纳了他,给予真诚的关怀,刘干部没有受到什么委屈,他人很好,知识面广,各种新奇的故事吸引了村里的老老少少。刘干部的两个女儿常常来看望他,与村民也熟悉起来,小女儿玲子非常漂亮,活泼可爱,开朗大方,竟然看上了四哥,那时候的四哥可是英俊潇洒的小帅哥一枚,整天被她粘着他学这学那的。两家本来就走的很近,老人们看出了苗头,于是开始商量两个孩子的事情。谁知这时候上面政策发生了变化,刘干部落实待遇,得回老家胶东工作。他希望四哥跟着去胶东,可四哥偏偏是个孝子,要在家照顾老母亲,玲子打算随四哥留村里,可当父亲的又不舍得,于是刘干部一家回了胶东。两个青年人书信往来不断,玲子还寄来自己的照片,让四哥也寄照片过去,可四哥却犹豫了,现在人家姑娘是典型的国家的人了,非农户口,月月工资,自己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婚后肯定拖累人家,于是决然的结束了这段感情,玲子与他连续通信一两年后,实在无望,也就稀少了,之后各自成家。几十年后,各有子女,生活平平淡淡的往前走,各自风风雨雨里,孩子们也长大成人。世界还真是太小了,就在两年前,玲子的儿子出差,在火车上意外的遇到了四哥的儿子,玲子的儿子聊起外公在冯家镇南堼村的驻村经历,于是两家子人又联系到一起。

    这不,去年春节,玲子一家,故地重游,感慨万千。当年的四哥玲子,如今也年逾花甲,南堼村村容村貌变化天翻地覆,她们照了好多的照片,说是回去给刘干部看看。刘干部现在年龄很大了,他身体不太好,出不了门,托付女儿替他多看看这个第二故乡的变化。说起当年的事情,没有什么可埋怨的,一切都是城乡二元结构造成的悲剧。但生活就是这样,它会给每个人出点难题,也给所有人希望,这是生活的真谛,我们只能微笑着迎接它,接纳它。正好我刚看完路遥的《人生》。四哥与玲子的故事不正是刘加林故事的翻版吗!

    此时,月已偏西,当我正感叹生活时,四嫂又一句话,震惊了我:“当年大哥那才叫爷们呢,从部队转业的他看上的是邻村原先地主家的姑娘,非她不娶,宁愿舍弃了到县委上班的机会”。

又一个感人的故事。也许是渔民祖祖辈辈的打渔生活造就了这些渔家汉子的性格。通过一年多的驻村生活我爱上了 这里的一草一木,包括所有可爱的人们。驻村虽然辛苦,但收获满满,这足够了。